了解OKR的相关资讯

OKR精选资讯

OKR咨询

OKR咨询师的见解

来自OKR咨询师的见解
李靖:OKR,陷阱 or 利器?(2021-12-17)
近年来,无论是高科技企业、互联网大厂,还是创业公司,谈到目标管理时,都绕不开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目标与关键结果)这个话题。然而,有多少企业能真正掌握OKR的要义?又有多少公司在大潮中如火如荼地“上马”OKR项目,最后却功亏一篑、有始无终?

2021年12⽉17⽇,红杉中国邀请到了《OKR完全实践》作者、《The OKRs Field Book》(2022年3月出版)译者李靖,为红杉成员企业的同事们分享他在OKR理论研究中的理念纠偏、思想沉淀与企业落地咨询项目中的实践经验,共同探讨企业在应用OKR中的痛点与迷思
约翰.杜尔的OKR新书发布采访视频(2018-7-15)
姚琼:把OKR用到极致(2021-5-29)
姚琼接受《培训》杂志专访中谈到:当企业管理按照这种工业化时代传承下来的模式越来越走向封闭和僵化,陷入困境时,强调聚焦、协同、开放透明、挑战创新和迭代的OKR应运而生。尤为关键的是,这一方法论旗帜鲜明地提出将目标管理与绩效考核、薪酬激励解耦,希望目标能够真正驱动员工内在动机。

从KPI到OKR,是目标管理和绩效管理在数字化时代的必然选择。这种迭代与变革,是VUCA时代企业走向敏捷的最佳路径。

OKR观察

OKR观察者的评论

来自记者、自媒体作者的与OKR实施有关的观察
张一鸣“卧底”抓摸鱼,OKR能管好员工吗?(2020-12-11)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没忍住。他在飞书群里忍不住发牢骚,说员工上班时间“非常专注地聊游戏”,主张OKR,强调“Context,not Control”的张一鸣可不是烂好人,他还是及时跳出来给字节跳动拧了拧发条。张一鸣撕下了外界对于OKR 的浪漫幻想
OKR救不了互联网打工人(2021-03-22)
字节跳动的OKR也有不OK的时候(2021-04-01)
无论是频繁地换帅,还是调整产品优先级,亦或是团队成员变动,其根本依据都来源于双月OKR总结。如若业务狼狈,“被优化”是迟早的事,但其中一个令被调整员工不满的“矛盾”在于,不同于制定OKR时所倡导的自下而上,字节跳动的业务调整却多是由上到下的。

OKR掠影

OKR采用情况的浮光掠影

不是专门讲OKR的文章,但其中有一些片段提到了OKR。
何以忘OKR?唯有飞盘(2022-6-25)
“踏上场地的一刻,心中的杂念全部消失,KPI、OKR、客户需求、周报日报统统抛到脑后,这是极限飞盘的最大魔力。留在当下的只有冷静观察、果断传接盘、摆脱防守、达阵得分,除工作以外的时间,我们也要认真对待。”
这个项目对部门的OKR和个人的年终考核会有什么帮助。(2021-12-16)
互联网最卷是周报(2021-11-28)
互联网大厂开启“反内卷”竞赛?不改OKR,都是耍流氓(2021-11-11)
如果在OKR里很难体现,能不干就不干(2022-4-9)
比如大厂离不开协同工作,这类业务他会排优先级,看哪些更能体现在OKR(企业目标管理系统)里。“大项目往前推进时,有的辅助支线可有可无,要想清楚你在其中的贡献是什么,如果在OKR里很难体现,能不干就不干”,他说。
“设定目标”工作的现状。(2021-12-16)
加班不要再提,人生已多周末(2021-7-11)
在我看来,OKR需要一定的基因土壤。(2021-03-18)
logo2x6.png
嗨马OKR软件是摩卡软件的自主版权产品。本网站中部分摄影照片版权属于Unsplash
© 2022, 摩卡软件

Search